全球教会 :向主体世界,原居民和侨民基督徒学习

Nov 28, 2018 | Chinese, Culture, Diaspora, Ethnic Diversity, Indigenous Peoples, Postcolonialism, Race Relations, World Christianity | 0 comments

主体世界(英文是Majority World, 以下我会对主体世界的定义给一个详细的解释),原居民和侨民组成的教会正在为二十一世纪的基督教重新下一个定义。我们这些西方基督徒必须决定我们如何回应这种转变。

主体世界,原居民和侨民组成的教会正在重新定义21世纪的基督教。

Stephen Bevans写道,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世界教会” 中,绝大多数基督徒都是[来自多数世界]。大卫巴雷特(David Barrett) 的统计研究证实了这一转变,菲利普詹金斯(Philip Jenkins) 预测,到2025年,三分之二的基督徒将生活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学者们一致承认这些事实的准确性。今天的“一般基督徒” 是女性,黑人,住在巴西的贫民窟或是非洲村庄的居民。

一些统计数据说明了二十一世纪全球基督教的这种转变。佩尤研究中心做的有关全球基督教的报告分析了世界基督教人口的规模和分布。该报告描绘了上个世纪(1910年至2010年)的变化。它得出一下结论:“一个世纪以前,全球北方(通常被定义为北美,欧洲,澳大利亚,日本和新西兰)的基督徒数量是全球南方(世界其他地区)的四倍多。今天,佩尤论坛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13亿基督徒生活在全球南方[61%的基督徒生活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而全球北方约有8.6亿(39%)。这是一百年来令人震惊的转变。

举个例子,我们来看看中国吧。普渡大学杨凤岗教授作出了重要预测。如果目前的增长率继续下去,在一代人的时间内,中国将有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更多的基督徒。1949年,中国的新教教会有100万名成员。2010年,这个数字是5800万。到了2025年,中国可能会有1.6亿基督徒。到2030年,它可能会达到2.47亿(超过墨西哥,巴西和美国的基督徒数目)。

杨凤岗在接受“电讯报” 采访时说:“毛泽东认为他可以消灭宗教。他以为他已经完成了这件事。很讽刺的,他并没有。他们实际上是完全失败了。”

菲利普詹金斯说,“我们目前正在经历世界宗教史上一个转型时期。在过去的五个世纪中,基督教的故事与欧洲,和欧洲衍生的海外文明变得密不可分,尤其是在北美。直到最近,绝大多数基督徒都生活在白人国家……然而,在上个世纪,基督教世界的重心不可避免地从欧洲移到南方,到达非洲和拉丁美洲,和移到东方,向亚洲进发。今天,地球上最大的基督教社区都在这些地区里找到。”

谁是主体世界,原居民和侨民基督徒?

那么,当我提到主体世界,原居民和侨民基督徒时,我究竟在谈论谁呢?

1.主体世界基督徒

我使用“主体世界” 一词来代替以往“第三世界”,“发展中世界” 或“非西方世界” 的说法。主体世界的基督徒是在非洲,亚洲,加勒比海,东欧,拉丁美洲,中东和大洋洲的基督徒。我使用“主体世界” 一词,是因为世界上大多数人口都在这些文化中。教会的大部分也在这些文化中。我不使用非西方,第三世界或发展中国家这类的术语,因为使用这些术语的人多数以西方文化作为参考点。它们意味着西方的优越感或中心性。鉴于主体世界的基督徒很多都生活在北方和东方,“南營” (Global South) 一词所体现的限制也太多。主体世界似乎是最有效的术语。

2.原居民基督徒

原居民和第一民族的基督徒都信奉“在被纳入民族国家之前属于某一领土的民族,并且在政治和文化上与他们所属的国家的多数民族身份分开。” 这包括澳大利亚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第一民族和美洲原住民等人群。

3.侨民基督徒

侨民是那些在离开了家乡或从自己国家分散出来的人。侨民或移民基督徒对西方和全球基督教的形态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等地的西班牙裔,葡萄牙人或亚洲少数民族。有趣的是,我们例如可以看看拉丁美洲人和中国侨民如何积极支持福音主义,和在欧洲传福音,他们就跟菲律宾人或萨尔瓦多侨民在美国传播福音的时候同样投入。

从白人西方文化囚禁中解放福音书

这对于全世界教会的使命,神学,崇拜和社区来说意味着什么?那对西方教会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最近有幸在耶鲁大学神学院对Lamin Senneh(拉明·珊拿,他耶鲁大学但以理·威利斯·詹姆斯宣教和世界基督教教授和历史教授)进行了一次采访。采访是为The GlobalChurch Project而做的。这个项目为来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第一居民,侨民文化等数百名鼓舞人心的基督徒提供有关使命,教会,信仰和神学上的启发。

在那次访谈中,拉明向西方教会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挑战。这是我对他所说的话的解释:我们西方人是一个充满自信和善于表达的人。神学好像是我们的抱负,愿望和目标的载体。在各种可想象的科目上都不乏神学书籍。有一些指导手册可以指导我们怎样做有效的侍奉。这些手册告诉我们如何解决我们的情绪上的困难。他们也肯定了我们的个人身份并促进我们做出选择和偏好。他们告诉我们如何通过政治行动来改变社会。他们向我们展示了如何筹集资金和建立更大的教堂。他们教我们投资战略联盟。所有的这些信息都让我们没有多少时间或空间去倾听上帝。

如果上帝还有其他话要对我们说呢?如果上帝的话语可能不是我们想听到的呢?然而,如果没有道德和精神生活中的互惠,或者听到和回应圣灵的暗示,我们就很难看出上帝在现代男女的生活中如何显示出它的大能。

基督教的去西方化有助于解决西方文化对福音的俘虏

De-westernization: (中文是“去西方化” ,意味着摆脱主要由西方人民及其文化创造的思想,实践和神学。它还意味着赞美,欣赏多元文化的思想,实践和神学- 这代表着尊重亚洲人,非洲人,拉丁美洲人,中东人等的声音,思想,神学和实践。如果福音是错误和有缺陷的话,那么它就是被“西化”的。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包括和尊重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来让福音“去西化”。)

福音在西方遭受一种文化上的囚禁。什么是“白人文化囚禁” (white cultural captivity)?从本质上讲,当教会在白人,西方文化中塑造了对福音和基督教信仰的理解的时候,这种文化囚禁就发生了。福音(以及我们的敬拜,祈祷,使命,神学和信仰)之后就成为了白人,西方思想和文化的“俘虏”。从这个“白人西方囚禁” 中释放福音的方法是开始倾听和学习(并尊重)来自亚洲,非洲,中东,拉丁美洲等的思想和神学。换句话说,当我们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性教会,给予所有基督教文化和神学同样的尊重(而不仅仅是白人,男性,西方人)时,我们就可以逃避“白人西方囚禁” 了。

世界基督教的更新给了我们所有人一种教训。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基督教的非西化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西方文化对福音的俘虏。有着基督之灵的恩典,能力和主权,全球教会的这种非西化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摆脱文化囚禁后所获得的自由。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世界基督教运动的惊人增长和活力将让这一事实变得更加明显。

赞美一个新的故事

一个宣教教会致力于多元化和多种族。它在当地环境中的使命是很活跃的。它关注上帝在全球范围内所做的事情。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本地全球或全球教会。上帝呼召教会成为一个神圣的,多元的,多民族的“山上的城” 。这是一个由原居民和西方人,以及侨民和主体世界人民组成的丰富的教会。

全球教会需要一个新的叙事。现在就是时候放弃我们有缺陷的,以欧洲为中心(英文是Eurocentric,意思是之关注欧洲文化或历史,排除更广阔的世界观,并经常将欧洲文化视为比其他文化更重要。)和以美国为中心(英文是Americentric,意思是指关注北美文化或历史,排除更广阔的世界观,并经常将北美文化视为比其他文化更重要。)的世界观了。当我们专注于欧洲或北美文化,历史或神学时,我们是“以欧洲为中心”或“以美国为中心”,而不是更广泛的信仰和世界观,这些观点往往认为欧洲或北美文化比其他文化更重要。

在西方,福音和我们的教会遭受白人,西方文化的囚禁。这种文化囚禁在很大程度上使我们蒙蔽了上帝在世上所做的事,以及他对我们所说的话。这种文化囚禁塑造了我们的同质使命和以欧洲为中心的神学。它决定了我们以单一文化教会作为领导和过时的教派制度。它形成了我们的个人主义精神和消费主义的崇拜。它强化了我们的优越感。它巩固了许多针对性别,种族,财富和移民的压迫和反福音手段。它影响着我们对弱势群体和边缘化群体的态度。

这种文化囚禁栖息和塑造了我们讲述的故事。当我们互相讲述故事的时候,它们主要都是我们自己的故事。他们通常是白人,西方人,中产阶级,受过教育的人,特权阶层,以美国为中心和(大多数)有关男性的故事。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叙事。今天绝大多数的全球教会不是白人,西方人,男人和中产阶级。世界基督教的惊人增长并非在这些地方发生。它发生在西方以外的文化中。它发生在女性,儿童和有色人种中。在西方地区有增长和活力的地方,通常是以侨民和移民组成的教会。斯蒂芬·贝文斯(Stephen Bevans)说:“今天,一般的基督徒是女性,有色人种,生活在非洲或亚洲的居民。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全球性的,多民族的和具使命性的故事- 一个包含整个世界教会的故事。许多白人,西方教会正在努力与他们的后基督教世界,多元文化达​​成协议。他们正在接受从权力到无能为力,从中心到边缘,从特权到多元的转变。越来越多有关“宗教无关联” 的事让他们感到恐惧。但是,许多主体世界,侨民,以及有原居民背景的基督教社区一直在努力解决几代人的边缘问题。

边缘化,宗教多元化,迫害和异化已成为他们的命运。然而,不知何故,尽管如此,他们仍然蓬勃发展着。事实上,它们已在成倍的增长!

我们必须转向主体世界的教会,以及原居民和侨民文化。这些文化中生活的基督徒帮助我们重新发现了盐,光和城市的意义。他们在邀请我们参加当地和全球中,有关传福音的对话。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作为西方基督徒,必须与主体世界,侨民和原居民基督徒进行沟通。长久以来,教会一直以欧洲和美国为中心。我们已经被边缘化或忽视了主体世界,侨民和原居民的声音。我们是时候聆听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中东,原居民和其他主体世界的声音。这些主体世界的声音正在上升,并重新为我们对神学,教会和使命的理解下定义。许多主体世界,侨民和原居民组成的教会都具有非凡的宣教和神学上的活力。现在我们需要对这些声音持着开放的态度。当我们进行全球性的对话,并尊重整个地球教会时,我们将会反映上帝的心和他的使命。
我希望在未来几十年里,我们将成功倾听非洲,亚洲,加勒比海,东欧,大洋洲,中东,拉丁美洲,第一民族和原居民思想家的理想和实践经验。他们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神学,使命和教会。他们激励我们重新开启耶稣教会的敬拜,社区和使命。他们激动我们以新的方式思考盐,光和城市意味着什么。他们帮助我们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教会- 一个真正的全球教会。

成为耶稣基督的新人类(以弗所书211-22

教会将是一个由每个部落,语言,民族和国度组成的新人类。教会必须培养一种在社会存在的独特性,见证这种新人类的诞生。教会围绕其对多元化,多样性,统一性和多种族的承诺,塑造出其社区和使命。

教会必须代表着基督里的新人类:多元化,多元化和多民族性。

西方基督教为主体世界的教会提供了很多东西。我们拥有巨大的神学,制度,金融,文化,知识,艺术和其他资源。这些可以全球教会贡献出宝贵的东西。但是,主体世界的教会,原居民和侨民文化也可以帮助我们- 他们是全球教会的恩物。他们挑战着我们,让我们在很多方面重新思想,这包括了我们的使命,领导力,热情好客,创造关怀,教育,敬拜,门徒训练等等。

全球教会的去西化可以促进全球,和当地教会的沟通,重建教会使命和振兴教会。它挑战着我们,让我们赞美耶稣基督给我们所提供的新人类。

上帝呼召他的教会成为“耶稣基督里的新人类。”,这一启示为这些新人提供了一个美丽的景象:“在我面前有一大群人,数目多得我无法计算,他们代表了各个国家,部落,人民和语言。他们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穿着白色长袍,手里拿着棕榈树枝。他们大声呼喊:拯救是属于我们的上帝的,他正坐在宝座上,在羔羊面前……赞美,光荣,智慧,感恩,荣耀,能力和力量永远属于我们的上帝。阿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也参见这些文章 (See these articles too):

12种成为真正福音派的渠道

在圣灵和圣言的力量中恢复生命的4种方法

他们正在成长。他们正在蓬勃发展。他们正在塑造全球教会的未来。我们是时候聆听他们的声音了。

全球教会:向主体世界,原居民和侨民基督徒学习

中国的崛起——本土化宣教运动的反思

 

 

Graham Hill

Graham Hill (PhD) is the Founding Director of The GlobalChurch Project – www.theglobalchurchproject.com. He is Senior Lecturer at the University of Divinity. In July 2019, Graham begins in the role of Research Coordinator at Stirling Theological College (University of Divinity). Graham has written 6 books. His latest three books are “Global Church: Reshaping Our Conversations, Renewing Our Mission, Revitalizing Our Churches” (InterVarsity Press, 2016), “Salt, Light, and a City, Second Edition: Ecclesiology for the Global Missional Community: Volume 1, Western Voices” (Cascade, 2017), and a co-authored book with Grace Ji-Sun Kim called “Healing Our Broken Humanity: Practices for Revitalizing the Church and Renewing the World” (InterVarsity Press, 2018)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ing and republishing this article on other Web sites, or in any other place,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1] This blog post is a extract from my new book: Graham Hill, Globalchurch: Reshaping Our Conversations, Renewing Our Mission, Revitalizing Our Churches (Downers Grove, IL: IVP Academic, 2016).

[2] Stephen B. Bevans, Roger Schroeder, and L.J. Luzbetak, “Missiology after Bosch: Reverencing a Classic by Moving Beyond,”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29, no. 2 (2005). 69.

[3] Pew Research Center. Global Christianity: A Report on the Size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World’s Christian Population. http://www.pewforum.org/2011/12/19/global-christianity-exec/

[4] See David B. Barrett, George T. Kurian, and Todd M. Johnson,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 A Comparative Survey of Churches and Religions in the Modern World, 2nd ed., 2 vols. (New York,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12–15, and http://www.globalchristianity.org

[5]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asia/china/10776023/China-on-course-to-become-worlds-most-Christian-nation-within-15-years.html.

[6] P. Jenkins, The Next Christendom: The Coming of Global Christianity, 3rd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1.

[7] Douglas Sanders, “Indigenous Peoples: Issues of Defini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ultural Property 8, no. 1 (1999). 4.

[8] Bevans, Schroeder, and Luzbetak, “Missiology after Bosch.” 69.

[9] S.M. Murray, Post-Christendom: Church and Mission in a Strange New World (Carlisle: Paternoster, 2004).

[10] Barry A. Harvey, Another City: An Ecclesiological Primer for a Post-Christian World (New York, NY: Trinity, 1999). 23­–25.

[11] Revelation 7:9–11.

0 Comments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Comments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Want to be mentored?

Want to be mentored into a slower, deeper, and fuller discipleship, ministry, and life?

 

Books

Don't forget to buy Graham Hill's books:

  1. Healing Our Broken Humanity
  2. Global Church
  3. Salt, Light, and a City (second edition)

 

CONNECT WITH US

FOLLOW US ON SOCIAL NETWORKS

Join our mailing list now for FREE resources

You ha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et 100+ free videos here: https://theglobalchurchproject.com/videos/

Share This